新闻动态

<<返回上一页

404 Not Found

发布时间:2020-08-23 15:41来源:未知点击:

  几十年前,扬帆远航的渔船,退役后依然四散他方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杭州……广东人大宗批发舟山老船木做成家具出口,杭州、上海人则零星开始用老船木做怀旧装饰设计。

  舟山老船木以它独具魅力的残缺美与沧桑美,成为收藏家与家装业追逐的对象,也因其稀缺性引来了投资客的关注。

  章奎定,一个酷爱舟山老船木的温州商人,为舟山当地人把老船木劈成柴烧而心痛,也为老船木城市安家重焕新生而欣喜,更为百年老船木四散他方而惆怅。

  杭州的步同驿青年旅社,用海水里浸泡五六十年的老船木铺就地板,制造出一个弥漫着海沉木香的世外桃源。在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城市里,怀旧经典古风的流行,让舟山老船木焕发了新生命。舟山当地的茶行、咖啡馆也发掘了老船木的实用与审美价值。舟山“博爱茶行”五块巨大的老船木被当做招牌,店里的家具和装修几乎用的都是各式船木,那些厚重的、泛着亮光的船木桌子、凳子、架子,流露着岁月打磨的痕迹……

  “以前小一点的船,报废了许多人扔在海里不要了,当时没有利用老船木的意识啊。”舟山老船木供应商翼红说,“只是舟山、杭州一带能加工老船木的厂很少,年轻的木工做不了。”

  随着家具卖场在杭州的猛然扩张,以及家具风格的同质化现象日益突出,有家具商看中了老船木做起了高端个性家具。位于杭州四宜路的柘木汇就有多款老船木家具,一张1米多长的桌子售价在5万元左右。营业员告诉记者,老船木家具还可定制,薄一些的老船木料价格则相对便宜一些。

  国内市场上,以老船木为原料加工制作的家具动辄上万元。记者了解到,一般喜欢船木家具的人都是有一定阅历,35-40岁的比较多。“有一定的阅历才能欣赏船的阅历,在社会上经过很多挫折,再看沧桑老船木时会有一种共鸣。”一位卖家说。

  老船木,见证了一个时代。在舟山、福建、广东等地,曾经木船制造业十分发达。

  23岁那年,章奎定就打过渔,这份经历让他知道,一艘渔船哪些部件用料最为讲究,当时他就有个想法:等老渔船报废了,要把珍贵的木头收集起来。

  “舟山渔民做船考究,用料在全国是数一数二的,当时用越南运来的上好的坤甸木、菠萝格和柚木做船的多在上海崇明、香港还有舟山三地。”

  坐拥绵长海岸线的舟山,古时曾是蛮荒之地,历史上经历过两次人口迁徙,全国各地聚集舟山当渔民的人也带来了不同的造船技法。

  “舟山的船集合了古时各地造船技术的优点,因而达到用大木料造船的技艺。”章奎定说,“香港、上海、广东等地的船多用小木料打成,广西、海南等地的船除了重要部位用紫檀等好料,其余部位多用杂木。”

  舟山的船木料大、用料好在一位广东卖家那里得到证实。在淘宝上开网店的郑先生告诉记者,广东很多老船木都是从福建运来的,而福建的报废渔船大多来自浙江舟山。“浙江的船大,木料大。”这是广东卖家对舟山老船木的印象。

  事实上,大的老船木在价格上也远远超出一般木料。“一套家具用料,宽10厘米,价格往往会翻倍。”这位广东卖家说。

  每次去渔村收船木,章奎定总会有一番新感触。“前段时间做青饼,居然还有当地居民问我来要老船板,想劈了当柴烧。我是又气又急,这可是记录舟山历史的宝贝。”章奎定说。

  一些渔民并不知道老船木的珍贵。另一位舟山老船木卖家余先生说,他曾经是做红木生意的,当时看到很多老船木木料很好,被当地人丢弃很可惜,一起收了回来。他仓库里的一些老渔船在渔村里、市场上已经没了踪迹。

  章奎定用脚步走遍一个又一个渔村,17年来,他已经收购了约400吨老船木,其中不乏清朝、民国年间的老船木。

  他的调查为舟山老船木鸣起了警钟,“现在6米多宽的渔船已经没了,5米多宽的渔村只剩下几艘了。”章奎定说5米以下的渔船利用率很低,1000吨能用的仅为10吨左右。

  “这个资源永远不能再生了!现在都造钢船,谁还造木船呢?”一艘船使用年限大约50年,50年前的渔船用的多是原始树林的木料,许多都是直径1.7米的料,木料越大,往往木性越好,现在越南、缅甸很少有原始好料了。而另一大稀缺性则在于大自然历练成的厚重有力、坚韧耐磨的沧桑感只有时间积累才能具有。

  “真正的古船没了,舟山渔文化如何传承呢?”章奎定心痛地说,目前市场上上世纪60年代前的老船木多为以前收购的寸料,现在能找到的多为上世纪80年代的渔船,木料多为巴西与非洲木,而这种船木制成的家具往往是深红色,而五六十年前、甚至上百年呈现出金黄色或者紫檀色的老船木已经越来越少了。

  经过章奎定的呼吁,舟山当地也有人开始收藏保护老船木。普陀旅游局去年买了两艘舟山老渔船,所幸不久的将来,游客来到舟山,也许能看到饱经沧桑的老渔船,停驻在微波粼粼的金色海岸边……

  退役后的舟山老船木,还是摆脱不了走天涯的命运。“北京、上海、杭州还有乌镇,都有一些人来买,大多数是做个性家具与室内装饰的。”舟山一位老船木卖家告诉记者,而大宗的船木则销往福建、广东等地,当地把它们大规模制成家具,出口欧美。

  全世界的市场瞄准舟山也推高了老船木的价格。今年,章奎定花了20多万(包括拔钉、运输等费用)抢救下一条5米多宽上世纪60年代的老船,这个价格较5年前,涨了七八倍。

  章奎定说,这样的船被广东商人买走后,制成船木家具一套至少几十万,一艘船则至少有三四百万元家具可卖。“广东商人从浙江老木船身上赚走了至少几十亿啊!”十几年来,一直在研究老船木市场的章奎定估计道。

  广东古船木艺术沙龙主持人颜小英也说,在广东一次出手过百万元购买老船木家具的大有人在。老船木收藏者孙赓说,老船木已从几年前的2000多元/吨,被抬升至5000元左右/吨。孙赓用“争夺战”来形容买船木,“老渔船是匮乏资源,买的人越多,靓木越少啊!”

  老船木,是废弃船只用料的总称,主要包括坤甸、东京、柚木、榆木、菠萝格、铁梨木等,品质较好的是坤甸木、菠萝格和柚木,以这类木材制造的渔船使用寿命可长达百年,而一般的渔船使用年限仅为65年。